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80-7929-0167
快捷导航

中国摄影在动画工房的四年历程-《AnimaYell!》摄影监督廖程芝专访

[复制链接]


作者:lll/Anitama 封面来源:《Anima Yell!》
动画中摄影这个职位最早负责的是把背景和动画人物层合成,并加上特效的工作,随着数码技术进步,软件功能的提升,摄影能做的事越来越多,可以说近十几年来日本动画画面上的提升,很大程度归功于摄影,比如说赋予空间空气感,提升了画面的高级感,Anitama上已有很多相关文章,这里不再多介绍。
近年赴日本做动画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其中不少人凭着实力和坚持获得负责动画制作核心职位的机会。本季动画《Anima Yell!》的摄影监督廖程芝就是其中之一。她15年初进入动画工房,17年担当了《干物妹小埋》第二季和《珈百璃的堕落》的摄影监督辅佐,今年顺利得到摄影监督的职位,也是中国内地第一个TV动画的摄影监督。
这里非常感谢她能接受采访,分享一下赴日工作的经历和工作经验,以供对动画制作有兴趣或者有意向入行的年轻人参考学习。
——最早是什么原因想到去日本做动画的呢?
廖:很小就喜欢动画,而且是比较宅向的那种,当时大四特别喜欢《魔法少女小圆》,所以家里提议既然那么喜欢动画,不如去日本,所以读完大学之后就来了日本。一开始没有很明确的我要做动画这个目标,大概是抱着希望能离自己喜欢的东西更近一些的心情就去了。
——大学毕业之后,再去日本会不会有年龄上的劣势?
廖:因为上学较早,所以去日本上完学开始就职的时候是正常的大学毕业年龄。
——原来是这样,之后到日本之后又是怎么样的就学过程呢?
廖:我去的时候是先读了一年语言学校,然后第二年去了东京设计师学院。
——现在有很多做动画的中国人都是东京设计师学院出来的。
廖:对,我去的时候大概三分之一的学生是中国人。
——那么为什么选择摄影,而不是作画呢,据我所知你也是会画画的吧?


《Anima Yell!》官方推特的倒计时插画,倒数第三天的由摄影监督作画。
廖:专门学校的话,老师会把动画的具体制作和业界的各方面跟你说得比较清楚。然后我们是到了二年级才开始有摄影课,选修形式,有兴趣的都能参加。其实我本身对动画制作的整个流程都很感兴趣。而摄影作为一个后期职位是直观能看到完成画面的,花下去的力气都能直接从画面上看到,这点不像作画,作画可能经过一系列后续步骤,没法第一时间获得回馈和成就感,而最终播出的画面又不一定会是自己想象中的效果。
而且在专门学校看到过很多喜爱画画的人,无论美术功底还是对画画那种发自内心持之以恒的喜爱,感觉都比不上他们。同时大家都知道这个行业工资是比较低的,作画的话很多公司是计件,摄影则是每个月固定工资,比作画轻松一点。另外对于摄影来说,很重要的一点要求就是沟通能力,这点有点像制作进行,当时我日语挺好,平时也喜欢玩电脑,做一些兴趣相关的剪辑。综合下来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具体创作,但是有素材有参考就会好一些,摄影是那种做着做着能试出很多有趣的效果,在现有的东西上添加一些点子,于是觉得比较适合自己。
——在学校是怎么学的呢?另外有自学吗?
廖:摄影的话学校有专门教摄影的老师,他是开摄影公司的,他会带一些素材过来,学校现场教,然后给我们做练习。其实在学校学的很杂,摄影课一星期就一个半天,除了必修的作画课以外,分镜、企划制作dramaCD、手绘背景、游戏科的AE课都有上过,把自己感兴趣的课基本上都选了一遍。当时正好背景老师负责了一个泡面番的美术监督,还在背景老师家打过扫描合成一类的杂工。
自学的话首先是《AfterEffects for アニメーション》,上中下三本,上是比较基础使用的,适合入门了解动画摄影的基础知识,另外两本则是比较具体的效果和对应的AE软件操作。中下两本其实是进了动画工房之后才买来作参考的。另外就是看各种教程学习软件用法。


《AfterEffects for アニメーション》可以说是现今用得最广的摄影教材。
——就职方向是怎么选择动画工房的呢?
廖:因为非常喜欢动画工房做的动画,比如《摇曳百合》、《恋爱研究所》,以及喜欢的太田雅彦监督经常和动画工房合作。我当时学校就职志愿调查的时候,写的第一志愿就是动画工房,不过他们的摄影并不是每年都有招,当时第一次看的时候只招制作进行和作画,本来打算放弃,没想到后来刷他们 官方网站 的时候,突然就有招摄影了,所以就投了。其实之前也有投几家,但是作品集并不是非常用功,知道动画工房招摄影,就通宵重新准备了作品集。
——摄影的作品集里有哪些内容呢?
廖:作品集的话需要让那些考官理解我做了其中什么内容,因为毕业设计动画其中只有摄影部分是我负责的,我必须讲清楚自己做了什么,加了哪些效果。在视频里加了文字说明和对比,另外有平时自己做的特效练习之类的,加在一起做成DVD寄了过去。
——动画工房有没有面试之类的环节?
廖:有一个适应性测试,很多常识性问题,让你一个小时内做三十几页日语选择题。之后还有一个简短的面试。想起来应募的时候还有十年后的自己为标题的小作文,结果面试的时候突然问了你觉得三十年之后的自己是怎么样的。
——什么时候正式开始工作的呢?
廖: 15年1月开始实习,4月正式开始入职。第一部正式参与的动画是《可塑性记忆》。刚开始的时候,实习的时候动画工房并没有正在播的片子,所以一开始做了一点线摄(線撮,处理未完成上色的原画、分镜,重要性较低往往分给其他公司处理),之后的工作都是本摄(本撮,处理完成上色后的素材,输出就是我们看到的画面,较重要,一般制作公司自己负责)了。线摄的话对于不太了解动画制作流程的人还是有必要的,没有经历过专门学校的人不懂原画系统和动画系统的指示写法的话,最基本的组卡都可能有问题。
——后来是怎么开始做摄影监督辅佐的职位呢?
廖:我们公司可能和其它公司不一样,在后续的片子还没做的很早以前,就会给大家分期望表一样的东西,让大家把自己想担当的职位和理由写上去。然后摄影部部长(伊藤邦彦)和制片人,还有一个比较厉害的摄影前辈(桑野贵文)商讨,决定谁做哪个职位。所以其实第一年你直接填摄影监督都行(笑),不过怎么说也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所以《干物妹小埋》第二季和《珈百璃的堕落》的摄影监督辅佐就是这样当上的?
廖:对。其实《NEW GAME!》第二季也是填了的,但是没有选上。因为第一季有一个前辈做辅佐了,第二季还是沿用他,而且《NEW GAME!》第二季和《干物妹小埋》第二季连着的,两部一起做不能兼任。


——动画工房摄影部有多少人呢?平时只负责社内的摄影工作?
廖:刚来的时候是六个人,最少是五个人,现在是九个人。一般工程运行顺利,工期正常的话一部作品六个人是够的。问过前辈以前最多的时候有过十四个人。
也是比较巧,我刚刚进动画工房的时候,正好是动画工房开始扩张的时候,从半年一部片,逐渐转到每季一部片,摄影部组建是很早(部长伊藤邦彦已有十多年摄影监督的经验,桑野贵文首先在伊藤邦彦身边,做了不少年的摄影监督辅佐,从《摇曳百合》第一季开始做摄影监督)。现在可能看到是有些季度是双开(比如本季),但是平均算下来是非常稳的一年四部。
——之后怎么获得摄影监督的机会呢?
廖:当时是填完《NEW GAME!》第二季到《多田君不恋爱》四部作品的期望表,填完之后过段时间,部长跟我面谈宣布结果,最后决定的是《干物妹小埋》第二季由我来做摄影监督辅佐,《多田君不恋爱》是当时次年的四月番,顺延下来正好是可以继续当由我当辅佐。但是说到这里,部长转了个话头,说多田君之后紧接着的一部作品挺适合第一次做摄影监督的,是动工擅长的日常向动画,觉得如果愿意当摄影监督的话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Anima Yell!》。这个话题其实比较早,去年《珈百璃的堕落》刚做完没多久的时候。最后是放弃了原创动画《多田君不恋爱》的辅佐选择了《Anima Yell!》的摄影监督。因为有机会当然要尝试一下。
——工作上有那些老师呢?
廖:因为最早带我的那个前辈比较无口,不怎么喜欢回答我的问题,一开始还挺不满意的。后来部长面谈的时候,我刚入职比较冲,就跟他反应这个问题,部长说没有关系,你以后有问题可以直接问他,所以前期算是部长在带我。之后做摄影监督辅佐的时候,是在《珈百璃的堕落》的摄影监督桑野贵文手下做,他是属于比较有自己想法的一个摄影监督,会提出很多意见,对自己想要的画面有一个比较清晰的印象和描述,我之后第二部的摄影监督辅佐《干物妹小埋》也是和他合作的,硬要说谁对我帮助最大的话,还是桑野摄影监督。《Anima Yell!》这次是我当摄影监督,桑野则是做摄影监督辅佐,来帮我适应新的职位。
——摄影监督辅佐工作上和普通摄影有什么差别吗?
廖:摄影监督辅佐需要跟着摄影监督和演出开会,有时美术人员也会在场,监督一般每集也会到场,也有不来的情况。有些地方可能和其它公司不一样,我们这边摄影处理完,摄影监督和辅佐两个人会看两遍成品,做一些检查,看一下有没有低级的问题。还要出席修正会议,记录修改的内容直到最后纳品。
——摄影监督相比辅佐有更大的权力吧?
廖:动画工房的摄影监督和辅佐的工作内容比较接近,不过决定权还是在摄影监督手里。辅佐还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检查每卡的时间表,也就是律表对不对,比如因为律表打错了,所以角色有个奇怪的动作,突然手抖回去了之类的,所以辅佐要一帧一帧检查,看有没有出错,这个因为非常花时间,所以基本辅佐来做。摄影监督在检查的时候看每一卡的摄影处理符不符合自己的要求,提出修改。初期阶段的话摄影监督需要决定整个作品的摄影处理,要和监督、人物设计讨论,一般还要美术监督在场,因为《Anima Yell!》的美术团队比较远,不在现场,所以是skype联系的。前期还需要做简单的摄影效果测试。然后具体到每集的具体场景,摄影监督需要决定哪个部分给谁做,以及需要做成怎么样。另外比如2D贴图之类的素材管理,素材来了没有,还差哪些,基本上是由辅佐去联系制作。
另外摄影监督还得管理摄影的工期安排,每周都要和制作desk(制作主任)开日程会议确认每话进度,估算摄影部的工作量,制作什么时候来,来多少卡,然后摄影部门什么时候交这些卡,每天和制作保持联系。可能有些时候有些紧急的事,而当时摄影监督刚好不在,那么制作就和辅佐商量决定。作为摄影监督同时和4话的制作进行进行交流意外的很吃时间。日程一有变动又要不停地向制作确认,原本应该制作主动汇报,但是能做到的实在太少。我一开始做下来每周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到后半段就觉得有点做无用功,影响我做该做的内容处理,改变了对策。
摄影监督做的最多的还是第一话的时候,你要定下整个作品的基础处理,初期用人设和美术板做的摄影处理测试,在本篇开始的时候会遇到不少预想外的卡,需要调整出一个有普适性的处理,但是第一话的素材来得慢的话,定基础处理的时间会很短,但后续的话数又不能大幅修改,影响后续工作,作为摄影来说非常希望前面的工程能按时交上来。
——因为前面工程拖了,压力全到最后的摄影上了吧。
廖:对,其实动画工房的摄影监督和辅佐的制度还处在摸索中,细节上还在变。这次推荐我做摄影监督还有就是因为我们动画工房做美少女日常动画比较多,日常动画不需要太复杂的摄影处理,本身已经建立了一套比较规范的模式了。凑巧的是这次的监督也是第一次做监督。
——佐藤雅子监督,之前在IG做演出,吉卜力出身,实力很强。
廖:第一话分镜明显就能看出来确实很强,画面表现力很强,把一个很典型的学校社团故事表现得很有趣,这可能就是动画化的魅力了。监督的分镜画风偏向写实,人物表情又比较戏剧性偏向夸张化,本作的人设又是比较可爱的五头身左右,总作画监督还很苦恼如何能把分镜简单几笔勾勒出的氛围充分地表现出来(笑)。
——那么是怎么样和佐藤监督讨论作品摄影风格的呢?
廖:佐藤监督也是作画出身,偏向于用作画表现,所以期望摄影效果加少一点,最好能把线条的作画味体现出来,当时人设的天崎まなむ先生也表示不希望对角色加太多处理。经过测试我还是加了一点不是很明显的处理。总的来说整体的画面摄影效果比较轻,另外具体到各个话数的场景,作为摄影监督还会根据需要微调一下。《Anima Yell!》虽然是日常动画,但是后半程跳cheer dance(应援舞、啦啦队舞)都还是很考验作画的。


《Anima Yell!》的跳舞场景都是实打实的作画。
——怪不得一个日常动画还设立了一个动作作画监督。
廖:是的。专门负责重要话数的cheer dance部分。
——10月还有一部《我家女仆有够烦!》,也是动画工房,会不会吃紧?
廖:其实《Anima Yell!》本来是当7月的动画做的,工期安排也完全是7月的工期,所以还好,如果这部拖了,就会影响《我家的女仆有够烦!》,动画工房目前的体量两部一起做还是吃不消的。
另外制片人希望桑野去做《我家女仆有够烦!》的摄影监督,之后部长和我有过讨论,最终是决定桑野做前六话的辅佐,剩下六集的辅佐,部长亲自负责。
——所以最后动工最强的两位摄影监督来做你的辅佐啊。
廖:是的(笑)。动画工房的话还是挺愿意给年轻人机会的。
——工作中遇到过哪些困难?
廖:最大的困难还是日程管理上的问题,尤其是第一年到第二年之间的那段日子,因为那个时期还没有做摄影监督辅佐,只是普通的摄影,但是工作已经熟练了,每天还得忙,有时候一周内连续两次通宵两天,一周内两部动画要V编,这季的最后两集和下季的前两集,每次换季的时候都特别忙,那个时候是感到确实好累,同时没有啥回报。当时可能真想过放弃,幸好第二年有《NEW GAME!》,因为实在非常喜欢这部作品,做得很开心。
——可以说《NEW GAME!》救了你?
廖:对,当时有次同学聚会我就说过,"因为我要做《NEW GAME!》,所以还要留在动画工房工作"(笑)。《NEW GAME!》的日程非常非常好,制作主任经常过来讨论,保持工期充足,而且很重视摄影的意见。
——所以选择一家做自己喜欢作品的公司还是很重要的。
廖:参与过的作品我大部分都很喜欢,而参加自己喜欢的作品的话,主观能动性就会比较强,才能坚持得下去。其实像我这样工作之后还能对看动画本身保持着热情的人也并不多,很多人开始做动画之后就逐渐少看,或者不看了。能保持普通观众的角度,对我来说也是优势之一吧。
——将来有什么目标吗?
廖:其实近期的目标已经达到了,有点想先把手上的工作解决完再说的想法。不过还是很希望能学习太田雅彦监督的风格,希望同时负责一话的分镜和演出,如果只是负责演出,别人做分镜的话,可能变成完成分镜任务。
——做摄影监督辅佐的两次都是和太田监督合作,你觉得太田监督厉害之处在哪里?同季《我家女仆有够烦!》也是他监督。
廖:比如说他能把很普通的剧情,设计得非常有意思,同时给角色设计各种小动作或者表演,他都能具体的在分镜里指出来,而且有的时候看他的分镜,感觉真的比成片更加好笑。他比较擅长拍长时间的镜头,还不会让人觉得无聊。镜头的连接感和对对话与音乐之间的空白利用得很棒。简单来说就是节奏感很好。因为接下了《Anima Yell!》的摄影监督之后才知道紧接着的是太田雅彦监督的片子,如果把《我家女仆有够烦!》和《Anima Yell!》列在一起的话,可能更加考虑前者吧。虽然佐藤监督的能力十分出色,但毕竟太田监督对我来说有偶像光环存在(笑)。
——摄影转演出现在业界也并不算罕见吧。
廖:动画工房的话似乎没有先例。不过桑野摄影监督有做过《NEW GAME!!》ED的分镜演出,也就是第二季的ED,背景摄影也由他负责。这次《Anima Yell!》ED也是找的他。两季《NEW GAME!》的eyecatch(转广告的转场,分隔A和B-part)也都是桑野设计的,具体人物作画由别人,其他环节都是他做的。


桑野贵文设计的eyecatch。
——你觉得摄影工作的本质是什么?
廖:本质还是锦上添花吧,因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对动画来说关键还是看画面的表现,摄影类似于游戏里buff的存在吧,衬托画面整体氛围,达到想要的效果。但在特别赶的时候,素材本身质量就不高,摄影只是把作画层和背景组起来,只能加最基本的效果,也没法做出加分项,如果让我说不想干摄影的原因的话,那就是日程太紧了,没法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只能拿以前做过的素材填上了事。
另外有些非美术实景的背景可能也会让摄影做,比如《珈百璃的堕落》《NEW GAME!》OP ED的非实景背景就是摄影做的。
——你觉得摄影的水平体现在哪些方面?
廖:这个和作品风格有关,比较酷炫闪风格的作品和我接触的日常作品风格要求可能不一样。我个人比较喜欢不喧宾夺主的风格,所以会推测演出希望突出的主体,把其它部分简化,添加模糊变暗之类的,有意识引导观众视线是最基本的吧。在此之上再去追求一些新的效果或者花样,这需要从动画以外的地方去吸取灵感,比如电影或者在生活中观察。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官方网站:http://www.anitama.cn
官方微博:@AnimeTamashii
微信公众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原网页已经由ZAKER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上一篇:登山健身丰富金秋假期休闲游
下一篇:没空去旅行?佛山摄影师帮你把全球美景都带回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更多+
会员达人更多+
广告位

自驾游路线推荐

更多+

热门帖子信息

更多+

关注我们:好货户外频道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热线:

0792-8396908

公司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坂雪岗大道珠江旭景佳园3C703

运营中心: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花园畈中区

邮编:332005 Email:1637390277@qq.com

翻羽电子商务工作室   ©2015-2018  好货户外频道  版权所有©户外运动  技术支持:翻羽电商